葡京网址

文学作品

当前位置: 首页 企业文化 文学苑 文学作品 正文

老爸的“音响们”

发布日期:2019年05月03日    本网通讯员 姜妍君     来源:葡京网址网站

老爸是音乐“发烧友”,喜欢听音乐,喜欢置办“装备”,也喜欢diy各种音响。

我的孩提时代,常常伴着电唱机的悠扬乐声。

当黄昏来临,饭后闲暇,爸爸总是喜欢牵着我的手走到电唱机旁,让神秘的方盒子“唱歌”。他双手托住唱片,轻轻放在电唱机转盘上,小心翼翼地把唱针放在黑胶唱片的声纹上,那些黑色的、红色的、绿色的老唱片,犹如优雅的芭蕾舞者,一圈圈地旋转着,动人心弦的音符缓缓飘散开来。

家在海边,间或会有汽笛声由远及近传来,爸爸便抱着我走向阳台,看大海和轮船。有时唱片里正播放着“海之诗”,音乐中“欧欧”的海鸥叫声与耳边悠长的汽笛声交相呼应,会让我雀跃好久。

到了上世纪90年代,电唱机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,老爸的音响也在不断地更新换代。大概在96年前后,老爸在淘汰了双卡带录音机、磁带式组合音响后,追求起更高级的听觉享受,动手做起了音箱,痴迷地打造着自己的“家庭影院”。妈妈也在屡次干涉无果后对老爸的“烧钱”行为放任自流。

爸爸从厂家邮购了高、中、低音喇叭,从建材市场买来密度板作音箱箱体,用PVC管作“倒相孔”,拆了旧棉衣棉裤,把棉花絮成又薄又均匀的一层,贴在音箱内壁作吸音材料。组装完毕,还要给箱体抛光、喷漆,接线,给“正脸儿”加装一层网。放学回家,经常在楼下看到爸爸头发粘着棉絮,耳夹铅笔,手握钢锯,衬衫袖口高高卷起,身上满是木屑。简陋的工作台上,圈尺、锯条和图纸零散摆放着,爸爸则是全神贯注地忙着手中的活计,全然不顾我吃吃的笑声。一阵风吹过,空气中弥漫着油漆和木屑的味道。

待完工散味儿后,爸爸满心欢喜地在家中为他的宝贝音箱精心挑选合适的角落,以保证音效最佳。连上CD机和他自制的功率放大器,清亮有穿透力的高音,厚重震撼人心的低音在房间里环绕,爸爸便会沉醉其中,一副身心舒畅的模样。听“蓝色多瑙河”还是“红梅赞”往往成了一家人的争论点。街坊邻居和亲朋好友知道了爸爸的“手艺”,羡慕之余总是托爸爸为他们做一对大音响,摆放在家中显眼的位置。

许多年过去了,那些用料实在,外观硕大,做工不甚精湛的大家伙们,早已安静地待在杂物间,尘封在岁月里。

现在,爸爸已经退休了,闲来无事时还是喜欢听听音乐,摆弄他的宝贝们。不同的是,“装备”已经换成了我陆续为他添置的更加小巧便携的音箱,从可直接插U盘的有线音箱,到蓝牙无线小音响,播放的是从网上下载的SQ无损品质音乐。

颜值和音效兼具的“小东西”也常常让老爸怀念起他如老友般的大音箱,细数着一代一代家用音响的音质差异,感叹几十年来国家科技发展之迅速,满足地徜徉在他的音乐世界里……

上一条:春日呢喃

下一条:一块手绢寄深情

政府机构
中央企业
能源行业
主要媒体